山东招远血案凶犯全家被视古怪 张帆曾要杀母亲

仅仅因为没有说出电话号码,一名女性遭到6人惨无人道地殴打。更令人震惊的是,这6人中有柔弱的女子,还有未成年的孩子。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暴戾?惨案背后,是一个反人类反社会、泯灭人性的邪教组织。上周,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涉邪教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宣判。

□本报记者廉颖婷

在等待丈夫和儿子的短短20多分钟里,吴某的生命戛然而止。

吴某是一个7岁男孩的母亲,是一位母亲的女儿,她还有一个偏瘫在床的婆婆。

在山东省招远市金都百货大楼一层的麦当劳餐厅,吴某遭到6名男女疯狂残暴地殴打,最终不治身亡。

现场目击者被这一幕吓懵了,“那种心理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你怎么能想象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能那样疯狂残忍地攻击别人”?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招远“5·28”涉邪教故意杀人案。

6名男女分别是张立冬、张帆、张航、张某(辍学、未成年)、张巧联、吕迎春,他们均是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

10月11日,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在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宣判:张帆、张立冬被判死刑,吕迎春被判无期徒刑,张航、张巧联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和七年。

暴行令人发指

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发生在今年5月28日。一位现场目击者反复称,这一幕“已经超出了心理底线”。

根据目击者证言以及吕迎春等人的供述,基本可以还原案发时的情景。

吕迎春这样供述:5月28日,我让张航去向麦当劳的人要电话号码。如果那个人把电话号码给了我们,那他以后就有得到拯救的机会。张航找那女的(受害人吴某——记者注)要电话号码,那女的不给她。当时我反应过来,原来一直有“恶灵”在攻击我们、吸我们,使我们感觉软弱无力。我们看到在她身上的气,围绕后背和肚子一圈一圈游走,肚子胀起来。在打斗过程中,我看见张帆在踩那女的头和肩,我也用脚踹那女的腰和屁股。在“恶魔”对我们进行攻击的过程中,我和张帆逐步意识到那个女的必须死,否则“恶魔”将要吞吃所有人。我对上前阻止我们的人说,“谁管谁死”。

目击者看到:张帆举起椅子砸向吴某,随后用脚踩她的头部。

张立冬供述称:神的本体、我的女儿张帆说那名妇女“是邪灵、是恶魔”,所以我才要打死她。我先是拿拖把打她,后来拖把不知道是弯曲了还是断了,我就用脚踏她……

令人发指的暴行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就在案发前两天,张家一条名字叫“路易”的白色宠物狗被他们打死。

张帆对打死狗的解释是:当晚吕迎春感觉不舒服,可能是“邪灵”“袭击”了她,她们确定“袭击者”是所养的宠物狗,所以就把它打死了。

张立冬这样描述那天晚上的情景:我们在家里客厅里聊天,聊到张帆和吕迎春最近要离地的事。吕迎春突然觉得不舒服,于是问“路易在哪”,我觉得是狗在作祟。张帆在茶几下找到路易,就提着狗的尾巴往外走,把狗摔在门口楼道地上,当时路易就不会跑了,在地上爬。张帆拿着拖把往狗身上打,把拖把都打断了。打了一会儿,狗不动了,但张帆说“它的尾巴还在动”,我就上前,用脚朝狗的头上踹。估计狗死了,我就提着它的尾巴,扔到楼外垃圾桶了。

古怪的一家人

张帆是张立冬的长女,生于1984年。

2002年,张帆考入北京广播学院(现为中国传媒大学)英语专业(专科),2004年毕业。2004年至2006年休学两年后,张帆再次考入北广,2008年取得了新闻学(广告)本科学历。

在这个家庭式的邪教团体中,张帆最早接触“全能神”并蛊惑家里人加入。

2007年1月,张帆在家门口捡到一本“全能神”书籍,于是开始信“全能神”。

根据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全能神”又名“实际神”、“东方闪电”,早在1995年便被明确界定为邪教组织。

2008年10月,张帆在一个论坛里看到不少人在攻击吕迎春,她被吕迎春“精彩”的回答所吸引,于是加吕迎春为QQ好友。

2009年夏天,“全能神”邪教成员在招远聚会,吕迎春也经常到招远“讲课”。张家人因此搬到招远定居。张帆认为,吕迎春在招远,两人可以“牧养”父母、妹妹、弟弟。

张家人将家安在招远市金晖小区丽水苑12号楼。在这个小区其他居民眼里,张家人都非常古怪,唯一一个“正常人”是张立冬的岳母。小区居民几乎从没见张帆笑过;张立冬则被一位邻居形容为“僵尸”,他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似乎永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张家人从未主动与外人交流。他们居住的101室一年到头挂着窗帘,里面似乎总有人,但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加入邪教后,张家除正常的生活需求外,基本与外界不联系。每天,这家人都在家里“学习”邪教书籍,写“灵修”笔记,互相灌输邪教思想。

视母亲为“恶灵”

除了招远市金晖小区丽水苑,张立冬在烟台市莱山区海天四季花城还有一处房产。这套房子主要是张立冬的妻子和岳母居住。

事发前,张立冬的妻子住在烟台的家中。在邻居们的印象中,她也是一个怪人。她平常很少出门,从来不主动和邻居说话。

张立冬的妻子之前信的是“三赎基督”,在女儿张帆的鼓动下,她改为信“全能神”。

“三赎基督”又称“门徒会”、“蒙福派”,这个组织是陕西人季三保在1989年成立的。1995年,“三赎基督”被认定为邪教。

在母亲眼里,张帆性格过于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有亲戚曾在无意中听到张帆的母亲说,张帆患有抑郁症。

张帆则认为自己的母亲是“恶灵之王”,并称见面之后就会杀了她。

今年5月20日,张帆跟吕迎春交流后,共同发现了“神的旨意”:她的母亲是“邪灵”,是“恶灵之王”。

知道母亲是“邪灵”后,张帆很气愤,并称恨不得让母亲粉身碎骨。

张家的墙上写着“残杀”“虐杀”“杀牲口”的字样,这是张帆为“唤醒”家人对母亲是“邪灵”的认识所写的。

不仅如此,张帆还把父亲张立冬过去的情人张巧联叫来,让父亲与张巧联一起生活,张帆觉得他们俩才是夫妻。

在张帆和吕迎春的“安排”下,“新母亲”张巧联迅速融入张家。吕迎春还给两人起了“灵名”:张立冬叫亚当,张巧联叫夏娃。

今年6月2日,张帆在看守所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现在见到母亲,她会朝母亲冷笑,“但等我离开这个身体,上天之后,我还是会杀了她”。

有受访专家认为,可以看出,邪教跟宗教没有任何关系,对人的精神控制令人感到恐怖,背离人性,是反人类也是反宗教的。

邪教成国际公害

8月21日,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张帆、张立冬、吕迎春拒不认罪。张航、张巧联认罪态度较好。

是什么原因让张帆等人陷入邪教无法自拔?

对于邪教组织何以控制成员,心理学者唐映红曾撰文称,大多数邪教成员都是受教育程度、经济实力和社会阶层比较低的人。邪教组织对成员的控制通常是经年累月的洗脑灌输。不过,邪教组织有时候不需要任何制度化、组织严密以及长期的洗脑,仅仅几天工夫就可能使一个城市白领精英被特定的情境所控制,而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唐映红说,在日常的生活里,只要人们处于满足以下四个因素的情境:受到威胁(唤起恐惧);与外界隔绝(资讯屏蔽);相信自己完全不能摆脱情境(无助感);受到小恩小惠的对待(意外的优待)。那么,他们的认知、情感和行为都可能在无形中被情境所控制而发生扭曲、错位。

这种扭曲、错位在邪教组织的进一步精神控制下,演变成一个个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泯灭人性的行为。

背离人性、反宗教的邪教甚至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公害,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并通过各种措施防范和治理邪教。

1995年3月20日,在创始人麻原彰晃指使下,日本奥姆真理教5名成员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致12人死亡,约5500人受伤,其中一些人落下终身疾患。这是日本历史上邪教组织制造的最为骇人听闻的事件。

2006年,麻原彰晃被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处死刑。奥姆真理教189名成员被全部定罪,其中13人被终审判处死刑。

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警方加强对邪教的跟踪打击,始于1978年美国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大规模集体自杀惨案。

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的创立人吉姆·琼斯命令他的信众饮下掺有氰化物的果汁。在这次集体自杀事件中,共有914人死亡,其中包括276名儿童。

邪教害人害己。全国政协委员、宗教问题专家王树理建议相关部门,在防范各种邪教思想上要树立起露头就打、毫不手软的政策和措施,强烈要求相关部门揭示邪教本质,司法机关依法严厉惩处这些犯罪人员。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