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永定河遭盗沙人倾渣土 被挖大坑有30多米深

原标题:#盗沙人向永定河倾渣土# 驾无牌车私拆限高杆

法制晚报讯(记者 法晚暗访组)白天很安静,一到晚上就机器轰鸣;大堤旁边,七八个大坑紧密排列;200多平米大小,最深处竟有30多米……

这就是被誉为北京“母亲河”——永定河的现状。

《法制晚报》记者最近暗访发现,大兴段仅左堤路附近河道内,就藏着20多台大型农用车。它们挂着高高的厢板,连车牌都没有,每天一过凌晨便与挖掘机、铲车合作,将永定河河道内的细沙挖出运走。

这些盗沙人不但疯狂挖沙,还将城区的建筑垃圾运至此处,倾倒进他们挖沙所遗留的大坑之中。这背后是无本的暴利:一趟运沙车卖给急需装修的家庭,能挣近万元,将装修产生的渣土运走也获利不菲。

北京汛期已经来临,一旦降雨集中到来,河道内密集的大坑、垃圾势必影响行洪,后果不堪设想。今天上午,记者将暗访中遇到的情况向北京市水务局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读者爆料 盗沙人把限高杆都拆了

6月初,有市民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在永定河下游河道内,周末夜晚频有盗采沙子情况。“他们不是简单的一个人一辆车,是一群人、一个车队,太疯狂了。”市民刘先生(应受访者要求,化名)介绍,永定河河道内的沙子细,经过初步筛选后,是装修的好材料。

驶离西五环老庄子出口后,记者很快到达了永定河大堤的左堤路。驾车一路向南,越过京良路路口,很快到了刘先生举报的地点。

“这是往来河道的出入口,以前有个限高杆,现在杆儿都没了,估计被他们(盗沙者)拆了。”记者顺着刘先生的指向看到,这个出入口约有三四米宽,两侧立有 “禁止挖沙”的标牌。出入口上方立有的限高杆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两旁的两根立柱。

从车上走下来,记者发现,出入口两侧路面上有遗撒的沙子,厚的地方有四五厘米深,不像是风刮来的。

设备齐全 偷沙的人一般都有铲车

记者沿左堤路继续南行,很快发现了20多台大型农用车停靠在大堤路东侧。这些停放整齐的农用车特征很明显——深蓝色、厢体很高,没有牌照及牌照大号。车厢内,清晰可见遗留的沙子。

继续前行一公里,记者又找到两三个限高杆遗失的出入口。顺着其中一个走进河道内,在几处简易房旁边,记者见到了挖沙用的挖掘机和铲车,以及拉沙子的货车。

顺着货车轧过的痕迹,记者在距离左堤路一公里的地方,很快找到了一处挖沙后遗留的大坑。

大坑有200多平米,坑底部与顶部落差有10多米。从坑底到坑上的缓坡上,深深的车辙很明显是新的。在大坑的坡道入口处,一堆沙土挡住了车辆进入。

沙堆挡住了坡道,拉沙子的车辆怎么进入呢?刘先生告诉记者,这是一个暗号,代表着已经有人占了这个坑。偷沙子的人一般都有铲车,挖沙之前,用铲车开道;挖沙结束后,再用铲车挖沙堵住路口。

触目惊心 被挖大坑有30多米深

继续顺着货车车辙印,记者开车半小时,发现至少七八个类似的大坑。其中一个位于大棚西侧,底部与顶部落差目测有30多米。

而且,在其中两三个沙坑附近,记者见到了大量房屋装修和拆迁的渣土,一堆一堆地放在沙坑内及道路上。“按照规定,渣土消纳需要办证,这些人为了省钱省事儿,偷偷把垃圾到这儿,把河道祸害成什么样了!”刘先生还披露,有人专门从河北固安买来没有手续的农用车,白天到城里贴小广告收渣土,晚上将渣土倒在河道里,然后开始拉沙子,一晚上收入有时候有2000多元。

遇有执法检查的时候,雇车的老板会提前说,这些车辆和执法人员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直击盗采 农用无牌车凌晨行动

按照此前掌握的偷沙者的作业时间,7月4日晚11时开始,记者开始在永定河左堤路鹅房路段附近守候。

记者发现,在附近的执法检查站门前,一辆越野执法车亮着警灯,车门大开地停在检查站门前,警灯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显眼。

执法车位置这样显眼,偷沙者还会来吗?

时针指向24点,前方突现一道亮光,向记者的车驶来。该车车灯位置略高、车身很大,可以确定其为货车。很快,这辆货车由南向北行驶,很快向西拐弯,消失在河道内。货车拐入河道内的瞬间,记者清晰地看到了它的特征:蓝色的大型农用车、厢板高、无牌照。这与记者之前在左堤路大堤东侧看到的大量无牌照的农用车外貌相符。

记者以车坏了为由,打起双闪灯,停在了左堤路上,细听河道内的车声。大约20分钟之后,寂静的河道内传来轰鸣声。还没等记者将车发动,一辆农用车已经从河道大堤缺口开了上来。后面卷起的沙尘在车灯的照射下很是明显。记者发动汽车跟在后面发现,从河道里一共开上来三辆农用车,前两辆满载河沙,第三辆是空车。

从河堤内开出后,第三辆空车突然急加速,超越了两辆装满沙子的车辆,三辆车由北向东拐进了附近村落中。车辆从河道内开出来,在大堤上行驶的时间不超过两分钟,它们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背后暴利 一车沙卖掉能挣近万元

从河道里开上来三辆车,为什么有一辆是空车呢?7月5日凌晨1时许,借着微弱的灯光,记者在左堤路上看到,大堤东侧的一处院子里,至少两名男子在光着膀子喝酒。在他们旁边,铲车正往农用车上装东西。

记者走近后发现,装载的竟是建筑垃圾。原来,农用车既从河道内往外拉沙子,也从外面装建筑垃圾(俗称“渣土”)运到河道内。据了解,这些渣土是以蚂蚁搬家的形式,从城区各居民小区及拆迁小区运往郊区。集中到此处后,考虑到白天有人看守河道,不方便倾倒,这些人便趁着夜色及拉沙子的间隙,将渣土倾泻至河道内。

这背后是无本暴利在作祟。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向河道内倾倒渣土后再拉一车沙子上来,农用车一趟可以挣400元左右。而沙子被送到指定地点后,经过筛选再以蚂蚁搬家的方式运往市区各小区,最终以每小袋两块钱的价格出售。

按一车15立方米算,最终销售价格会到近万元。而且从永定河挖的沙子没有成本,所获利润被幕后老板、运输方、中间商、小区建材经销商瓜分殆尽,伤害的只剩永定河。

挖沙形成的大坑,再回填建筑渣土,也会有几十万的收入。如今,在北京城区各小区里,有人经常散发小广告,写着“拉渣土,电话……”等字样。他们很可能就将渣土倒向了永定河。

据此推算,盗采沙子绝对属于无成本的暴利行业。

后果严重

增加下游行洪危险

永定河途经山西、内蒙古、河北进入北京,最后通过天津流向大海。其最初裹杂着大量的泥沙,从上游奔腾而下,形成面积广阔、土壤肥沃的北京湾冲积平原。先民们选择在永定河边的蓟丘一带建立了居民点,修建了蓟城,于是历史上就形成了“先有永定河,后有北京城”的说法。

北京“母亲河”因为河道浅,夏季暴雨时极易发生洪水,也为此多次改道。自30多年前下游开始断流以来,永定河河道内大量泥沙沉积频频引来盗采者。

盗采沙子留下的大坑使河道内千疮百孔,虽然下游无水,但眼下正值汛期,一旦发生突然来临的汛情,水流必然改道,下游行洪危险指数陡增。

按照北京市规定,本市行政区划范围禁止一切河道采沙行为,且建筑渣土从清运到消纳,都要在办理证件后,送往指定填埋场处理,严禁随意倾倒。

这些盗沙人无视规定,导致植被遭破坏,大风天气时吹起漫天黄沙,形成新的污染源。同时,沙坑内囤积的大量垃圾,由于来源不明,成分不清,很难保证对水土没有污染。

同时,永定河大堤的提示牌显示,禁止超过2吨的载重货车通行,而这些盗采沙子的车辆,每车重量至少在10吨以上,危及大堤安全。

文并摄/本报暗访组


咪蒙为什么忽然爱国?

相比《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所表达的观点,我更感兴趣的是,咪蒙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文章,正如相比咪蒙“永远爱国”,我更感兴趣的是,她为什么忽然爱国。


两个“铁娘子” 各有各的好

因为半数选民选择了脱欧,英国首相卡梅伦不得不“赔偿”了自己首相职位。现在的焦点便是谁可以接替卡梅伦?


中美军舰都在南海静静等待

7月12日,北京时间下午五时左右,除非海牙发生重大恐怖事件,否则,国际仲裁法庭将如预料公布裁决。确定无疑的,中国必输。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